从仙桃走出来的高级外交官鲁桂成:国家越强大
栏目:利来国际W66.com 发布时间:2020-03-19 22:40

  对线年进入外交部工作,多年从事中苏边界工作,为稳定和解决我国西北边界问题做出突出贡献。2003年至2011年,鲁桂成先后出任中国驻土库曼斯坦特命全权大使、中国驻白俄罗斯大使,其间主导推动了中国引进土库曼斯坦天然气、建立中白工业园等重大项目。2012年担任外交部档案馆馆长。

  对线日下午,由黄鹤楼公园主办的“黄鹤大讲堂”文化活动走入中山路小学,鲁桂成以“外交官鲁爷爷”的身份惊喜亮相。

  年近七旬的鲁桂成身着正装,举止优雅,细节处尽显一位外交官的自我修养。他用如春风拂面般的语调,为正值爱做梦年纪的小朋友分享了“为了国家,去更远的远方”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。在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独家专访时,这位一生荣光、看尽世事的外交官仍有感于刚才与孩子们的交流,“人一定要爱做梦、敢做梦,我就是仙桃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孩子,但我实现了自己做的梦。”

  楚天都市报(楚):您老家在仙桃下面的一个很小的村子里,我们很难想象,您当年是怎么从村子里考到北京外国语大学。

  鲁桂成(鲁):确实,我是一个湖北乡下的孩子,上大学就是我最初的梦想。我记得当年很多学校都停课不招生了,给我的打击挺大的,有过失望,也有些迷茫。因为我学习特别好,特别想上大学。后来恢复招生后,我兴奋的心情可想而知,那时候一听到上课铃声,我就特别激动,在我的记忆里,没有比上课铃声更美妙的声音了。楚:您大学里学的是俄语,当时感觉吃力吗?

  鲁:湖北人学俄语,有几个非常大的难关。一个就是有几个音发不好,比如前后鼻音、卷舌平舌;还有就是不会弹舌头。那时候我学得很辛苦,但既然上了大学,就不能浪费机会。因为你已经实现了第一个梦想,那就要坚韧不拔地继续追梦,这个过程肯定很困难,但必须坚持下去。

  楚:您刚才开玩笑说,“苏联解体了,一下子有十几个国家需要大使,学俄语的就紧俏了”。但能在关键时刻担当重任,肯定是您一直以来都表现很突出。

  鲁:我上学时的成绩是很好的,他们选人肯定是要挑一些尖子生。所以我常和现在的孩子们说,如果你也想当外交官,一定要把外语学好,把德育学好,这是你们圆梦的第一步。

  楚:外交官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职业,我们通常只会注意到它的光鲜面,却不知它的苦处。

  鲁:基本上,高级外交官往往只出现在聚光灯下,展示的是他们光鲜的一面,但其实也有另外一面,就是与亲人的别离。外交这个职业,要肩负着为国家、为民族服务的重任,所以小家必须服从大家,很多外交官身上都发生着与亲人长期别离的故事。比如我父亲过世时,我就在国外不能回来,当时只能对天一拜,当了“不孝之子”,因为你是外交官,你不能随便离开你的岗位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外交官也是一个奉献的职业。楚:您出任土库曼斯坦大使时,对当地的自然条件有心理准备吗?

  鲁:出国前,我和母亲说我要去土库曼了,她听了好几遍都没听懂。当我真正到了土库曼时,感觉那里的条件真的超乎预期。真的是非常非常艰苦,但既然来了,再艰苦也要坚持,我这个人就是很乐观,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能找到快乐的因素。有时候我夫人都说,“你这个人是不是没有不痛快的时候?”我说:“你看,你偶尔跟我发脾气的时候,我就想,既然选择了你,那我就要接受全部的你。那这么一想,还有什么不痛快的?”

  楚:所以您是带着这股乐观的劲头,促成了中国引进土库曼天然气。数据显示,他们每年将向中国提供4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,相当于我国年产量的一半。您做成了一件大事!

  鲁:这件事做成了,我确实很高兴。国家派我去了那里,我就发现,他们能源多,而咱们正好缺这个,前前后后5年,我参与了全过程,几经波折,最后做成了自己想做的事情。这件事我总结起来,就是人追梦也好、立志也好,不能胡思乱想,一定要与时代结合,与祖国命运结合,这样,你的梦想才有意义。

  楚:您认为,现在年青一代的外交官,工作难度是不是比您那时候小一些?毕竟咱们中国越来越强大。

  鲁:确实,外交官在外国工作条件的好坏,与国家发展的状况有密切关系,现在的年轻外交官比我们那时候条件更好,因为他们有祖国的发展来撑腰,自信多了,腰杆子更硬了,他们也得到了更多的重视,因为别人听得进去你说的话了。楚:也就是在全世界交朋友越来越容易了。

  鲁:朋友是越来越多,但要坚持市场规律,坚持相互合作,互利共赢,这样才能有持久的合作。过去,我们说外交要“韬光养晦,有所作为”,现在呢,要更加突出“有所作为”。随着我们国家在世界上的分量增加了,经济实力、军事实力也日益增强,我们承担的国际义务和国际职责应该相应增加,所以,有些地方需要我们“有所作为”。

  鲁:(笑)是的。随着年岁的增长,在外国工作时会越发地想念自己的国家,具体表现就是思念咱们的文化。平时打开电视,播的东西都是离你很远的,但一听到与咱们文化有关的东西,就会很有感情。我这个人特别喜欢楚剧、汉剧,尤其喜欢楚国文化,有时候在外国一听到楚国文化或者黄鹤楼的东西,就高兴得不得了。《洪湖水浪打浪》那时候还是在卡带里放,我百听不厌。所以现在只要有与湖北文化相关的事情需要我出力,我义不容辞。

服务热线